中国法治周刊首页 > 文化 > 文化地理
投稿

《老井》-代百勇

2020-11-17 17:11:28 来源:中国法治周刊 作者:代百勇 责任编辑:吴胜雷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 我的家乡位于鲁西南一个不起眼的村庄,过去在村西头有一口老井,里面的水甘甜爽口,几乎养育了一村人。

那时候,每天清晨,天刚蒙蒙亮,全村人都一大早起来,不约而同的用扁担挑着两个水桶来这里打水,以铁桶居多,也有少数的木桶,我们这里称作梢。因为人比较多,大家也不着急,排队等候。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家庭琐事和地里收成。

轮到该谁打水了,那人就走到井沿,弯下腰,俯下身去,双手拉着一根绳子系着的水桶,慢慢放进去,等快到水面的时候,左右摇摆几下水桶,突然来一次大幅度的摆桶,让桶口朝下浸入水中,井水就会很快灌满,再慢慢吃力的提上来,倒入另一个桶中,然后再用同样的方法把这个桶也打满。最后拿起扁担,挑在肩上就可以高兴的回家了。那时候,几乎每家都有一个盛水的大瓮,需要来回折返七八趟才能把瓮倒满。

你别看打水的过程很简单,其实,这里面也是有很多技巧的。很多年轻的后生就是因为不得要领而导致打水失败,往往都是无论怎么摇摆,水桶就是不往下沉,在水面上漂浮着,灌不进水。这时候周围的人都会及时帮忙替他打水,一边示范,一边讲解要领。

那时候,我们村差不多有一千多口人,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村。其中以戴、赵两个姓氏的最多,几乎占了全村人口的90%。戴姓人住在村东头,赵姓人住村西头。由于宗族观念思想严重,两个姓氏的人平时几乎不大来往,历年来村干部也大多都是由这两个姓氏中有能力的人轮流担任。有时候也曾因争权夺势闹得不可开交,于是,就有人曾多次向乡里领导建议把这个村分成东西两个村,让戴赵两姓人都能担任村干部,可总是由于种种原因被搁浅,其中争夺这一口老井的拥有权就是重要的原因之一。每天也唯有在每天早晨打水的时候,全村人在一起高谈阔论,和谐共处,团结得像一家人。 那时候,我们小孩子也经常跟着大人一起出来打水,有的是来看热闹,有的也想学着打水,更多的是为了体验一种幸福的感觉,那就是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的坐在大人肩挑的桶里,随着扁担上下颠簸起伏,那感觉就像新娘子做轿一样。有的还会情不自禁的唱起儿歌,真是快乐至极!

大人是绝对不让我们小孩子单独来这里,因为他们怕稍有不慎掉进井里,就有可能被淹死。村里的另外一口井就是因为有人淹死而被封掉了。但是,有时候我们也会背着大人,偷偷的跑出来,拿出一个罐头瓶,来到井边,学着大人的样子打水。把水提出来,再放进一颗糖精,那味道绝对是甜美无比。

那时候,我们还没有分家,和爷爷奶奶、伯父伯母在一起生活,一大家子有十几口人。生活最美妙的莫过于是吃冰镇西瓜了。

每年夏天,爷爷都会在菜地里种上一片西瓜,中午的时候摘几个带到家来,母亲用水把它洗干净,再放到盛有刚从老井里新打来的水桶里浸泡一会儿,捞出、切开,分成大小均匀的若干快,每人一块,含在嘴里,那味道甘甜爽口,奇美无比,胜过人间任何佳肴。 时光荏苒,岁月变迁。后来,村里人各家都打起了压井,进入新世纪,村里又通了自来水,那口老井早已被掩埋了,上面修起了柏油路,现在村里有很多人甚至都已记不清它的准确位置了。但它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记忆,还时不时的被村里人提起。

2020年11月17日夜

文章来源:中国法治周刊 责任编辑:吴胜雷

版权声明:
۞凡注明来源为“法治周刊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法治周刊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۞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