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法治周刊首页 > 教育 > 职场人生
投稿

“我所做的都是一些平凡的事”,记东明县教体局杨保学

2020-10-03 22:02:40 来源:中国法治周刊 作者:吴胜雷 责任编辑:吴胜雷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 “我所做的都是一些平凡的事”

——记东明县教育和体育局杨保学

文/吴胜雷

“不管家里兄弟姐妹有几个,只要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父母唯一的孩子,抱着这样的心态,孝敬、赡养父母没有做不好的”,基于这样的理念,杨保学一直都是这样做的。

个头不高、聪明能干、板寸短发、头发略白,说话谦虚而低调,这是初识杨保学的第一印象。因为工作关系与杨保学有过多次接触,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别人提起,他的父母皆已九十多岁高龄,杨保学不管工作再忙,每个周末都会抽出时间回老家看望陪伴他们,为二老做做饭、说说话、悉心伺候,以实际行动赢得了大家对他的尊重,更成为了身边人及附近村民纷纷学习效仿的榜样!

“数他年龄最小,但他最孝顺、最操心”

杨保学的老家位于马头镇最北部的一个村庄。礼拜日,在一个普通的农村院落见到他时,他正牵着父母的手陪他们在院子里散步、晒太阳。院子里种着几棵石榴树、杏树、枣树,郁郁葱葱,果实累累。

杨保学在家中排行老六,上有两个姐姐、三个哥哥,大姐已67周岁,杨保学今年也已47岁。采访的那天恰巧大姐、大哥与二姐等几人都在。谈起往事,大家的话匣子逐渐打开,而我们也有幸从他们的话语中,了解到了一些他们家庭的故事。

杨保学的父母亲如今均已92岁高龄,身体虽硬朗,但毕竟年事已高,为了使他们能够度过幸福的晚年生活,在赡养老人的方式上杨保学与兄弟姐妹几个多次商议,最后大家尊重老人的意愿达成了一致意见,“传统的方式一般是把老人接到各家轮着去居住,但我们转换了一下思维,不轮老人轮孩子,就是根据个人时间与工作情况分别回老家给二老做饭,陪伴老人”。

“每个星期五下了班,他就会开车回到老家陪伴父母,雷打不动。礼拜一,他早早起了床,做好了饭菜端到父母身边,然后再赶去县城上班”。采访中,大哥杨保强这样告诉说。

2010年,杨保学的父亲患上了三叉神经痛,发作起来痛苦万分。杨保学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经多方打听,先去东明集镇一家私人诊所为父亲解除病痛,后来,此种方法效果不太理想,为了减轻父亲的疼痛,他时刻留意墙体广告,先后三次去濮阳求医问药。后来效果不甚理想,杨保学看到父亲的痛苦情况,茶不思饭不想,整天上网查找治疗三叉神经的良医良药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2015年9月,终于查到济南有一家医院能够通过做手术彻底根治三叉神经痛,于是,杨保学就迫不及待领着父亲去济南这家医院做了手术,彻底消除了父亲的病痛之患。为父亲治病前前后后那几年所需费用,杨保学始终扛大头,尽可能减轻兄弟姐妹的负担。

杨保学的母亲身体稍微有点差,经常发烧感冒,只要一有病,他就把母亲接到县城去看病。有一次母亲发高烧,意识不清醒、说胡话撕东西,在房间里急躁的走来走去。看到母亲撕床单、被罩的急躁劲,杨保学就递给她一卷卫生纸让她随意撕,以减轻她的病痛。母亲住院医院治疗期间,杨保学白天忙工作晚上赶去医院照顾她。他把饭一口一口的喂到母亲嘴里,并为她洗脸洗脚,端茶倒水,尽心尽力的守候在病床前。母亲说着胡话在病床上翻来翻去,杨保学就抱住母亲哄着她沉沉的睡去,自己胳膊麻木了、脖子落枕了,也不敢动弹,怕把她惊醒。

“数他年龄最小,但他最孝顺、最操心”,杨保学的大姐这样说。

杨保学每个周末都回到老家陪伴父母。每次刚到村子,邻居们都会热情的跟他打招呼,但约他吃饭,他从来就不去,“我每个礼拜就回来这两天,我得陪俺爹俺娘咧”、“家有一老如有一宝,更何况我家里有两个宝”、“父母养我长大,我陪他们变老”,杨保学总是笑着给大家说。

近二十年来,每年秋季气温开始转凉时,杨保学都会提前自掏腰包给两位老人购买流感疫苗,以增强他们的抵抗能力,并坚持每年入冬之后把二位老人接到县城自己家里居住。

老人们在农村住惯了,有时候怕他们在城里居住不习惯,杨保学给妻子李桂皎说,“老人到咱家里住,衣服先不要给他们洗那么勤、不要执意教老人怎么冲马桶,不能让老人误以为我们嫌弃他们脏,我们来冲就是了......”每年冬季二老在杨保学家居住的时候,母亲经常便秘,杨保学便买来“香丹清”、“开塞露”等药物,帮母亲排大便。有时药物效果不明显,杨保学就亲自用手往外抠,这件事更让很多人深受触动。

不仅对自己的父母孝顺,对岳父母也是如此。2006年,岳父得了肺癌,他便带着他到菏泽、河南滑县等各大医院求医问药、跑前跑后,花费数万元,这让妻子很受感动。

妻子同样人善,两人相濡以沫二十余年,她始终是杨保学的坚强后盾。杨保学如果哪个礼拜因有事确实无法回去,妻子就带着儿子自行回家了,人未进门,声音已经传了过去,“爹、娘,我回来啦”。妻子人较外向,变换着法子让老人开心,并每年给他们添置衣物、亲手缝织帽子,还给婆婆购买手镯、戒指等。

父母亲为人和善,兄弟姊妹们从小都没有挨过他们的打骂,这么多年辛劳持家很是不容易,这让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。如今他们老了,以善为本的家风始终影响着所有的人,大家比着、争着孝顺他们,从不惹老人们生气,让他们始终保持一个好的心情,这也许就是两位老人能够长寿的秘诀所在。

杨保学与兄妹们之间关系处理的很好,大家没有红过脸,抬过杠,就连妯娌们之间也没有闹过不开心,平时谁也不计较谁付出多一些谁付出少一些,大家互相礼让、和睦团结。这么多年来,哥哥姐姐的孩子初中求学期间,都寄住在杨保学的家里,他尽最大努力给予他们照顾,让他们顺利完成了学业。2019年,杨保学一家被评为菏泽市“文明家庭”,在杨保学的家庭教育熏陶下,儿子也不负众望,2018年,考取了哈尔滨工业大学,成为家庭的骄傲。

如今,在杨保学的提议下,大家每年还都会给父母过上个体体面面的生日,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,这么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,说啊、笑啊、唱啊,陪在父母、亲人身边,其乐融融。

“没想到四弟年龄那么小,却有这么大的抱负”

在采访中,还了解到杨保学成长轨迹中的一些感人往事,也深深体会到他当年的不易,在这里与大家一同分享,以他的故事激励更多的人!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杨保学自幼吃苦。家里养了几只羊,他从六岁时就开始放羊、割草、干农活,分担家庭的重担。杨保学人聪明、爱学习,经常考全班第一名,后来在小学升初中时,杨保学还考了马头乡的第一名。

但那个年代家庭经济条件差,兄妹人又多,家庭已实在是负担不起每个孩子的学杂费了。从外边割草回来,父亲蹲在地上叹着气给杨保学说,“学别上了”!

因为家庭贫困不能继续上学,杨保学心里很难受也觉得不甘心。但他知道父母的难处,自己心里虽然难过又不能给别人说。

初中开学那天,他没有给父母打招呼尾随同学们跑到了马头中学。看大家交完学费后,“我就向同学们借钱交学费,看看谁手里的钱还有剩余,这个人一元、那个人五角,十四元钱的学费借了十五个人的”,最终他也在初中报了到。

经过数十年,大哥对这件事仍然记忆犹新,“当年难着咧,吃没吃的穿没穿的,没想到四弟年龄那么小,却有这么大的抱负,我们当时也没有经济能力,帮不到他”,大哥的话又将思绪拉回了那些陈年往事,杨保学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。

那年他才11岁。

他希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,最初的想法是能上高中、然后考大学。但考虑到家庭的实际情况,杨保学犹豫再三还是报考了中专,这样能早一些参加工作挣到钱,补贴家用。

那些年的生活境遇特别差,很多时候吃不饱穿不暖,哥哥姐姐们虽然对他不少照顾,但那些年所吃的苦并不能用寥寥数语就能表达。他边求学边做些零工挣些生活费与学费,减轻家庭的负担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始终没有放弃对学业的追求,后来又考取了菏泽教育学院、山东省教育学院,不断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着命运的轨迹。

1991年,杨保学参加工作,先后在东明集中心校、渔沃中学、县第二初级中学任教。教书育人、敬业奉献,而之前所有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都成为其人生的一种经历与财富,也培养了他坚强的性格,他不断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工作,后因能力突出、成绩优异被调到教体局工作至今。

由于工作成绩突出,杨保学连续多年获得“先进个人”、“新长征突击手”、“优秀理论教育先进工作者”、“优秀党务工作者”等荣誉称号,并被推荐为山东省团干部和青年骨干教育培训师资库人选。荣誉是压力也是动力,但更是对他的认可与肯定。

“认定的事,一定会坚持到底,不能随便放弃,通过努力改变人生的命运”。

“我所做的都是一些平凡的事,不管是对待父母还是对待工作,只是做了最应该做的事,其实很多人都有着不平凡的人生与经历,做的比我更好”,采访即将结束时,杨保学这样笑着说!

文章来源:中国法治周刊 责任编辑:吴胜雷

版权声明:
۞凡注明来源为“法治周刊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法治周刊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۞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