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教育 > 职场人生
投稿

妻子,等你好起来“敌人”背着你去旅行

2018-01-31 09:54:07 来源: 作者: 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妻子,是1964年生于晋西北黄土高原千层褶皱、沟沟岔岔的陀罗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。打小,她就向往外面的世界。

22岁那年,经人介绍她翻山来到我家,做了我的妻子。订婚时,我还当兵,父母在信中寄了张照片算作见过面了。

从此,妻子就开始为这个家操劳。记得,刚娶过门,就一门心思开始盖房子,一天拓土坯,妻子能拓一千多个。

1997年,我辞去记者工作,自筹经费在忻州市创办起了“晋西北革命老区编辑部”,独自在市里租房,开始了晋绥抗日根据地抗战资料的征集、挖掘、抢救工作。有意无意间把家庭的担子丢给妻子。

开始,我两、三个月给家里送点生活费。后来,我却老回家拿走妻子卖猪、卖玉米的钱。

如花似玉的妻子,本该花花玉玉、娇娇嫩嫩的女子却变得沉沉甸甸;和善端庄的妻子,本该描眉画眼、花枝招展的少妇却变得古古板板;勤劳善良的妻子,本该咬文嚼字、吟诗作画的称谓却变得粗粗糙糙。

她在把好吃好喝让给伺候的俩位老人中变老,她在把好穿好戴让给生儿育女中变老,她在春播秋收、穿针引线、纳鞋缝袜、洗锅做饭、养鸡喂猪、推碾子拉磨的岁月中变老。

尽管自己因广泛收集、挖掘、抢救晋绥抗日根据地资料,在全国各地访问陕甘宁晋绥抗战老兵,走南窜北,很想看看外面世界的妻子,却从没有提出顺便也带上她到外面转转。

记得,2012年上京拜访老同志,正好有个顺车,便叫上了妻子让她看看天安门。妻子一听很高兴,准备了好多干粮,第一次随我外出上北京。可去了北京五天,我忙着只顾登门拜访老同志,妻子却在地下室小旅店待了整整五天,因为她害怕独自出去找不回来。

回到村里,妻子还是乐哈哈地给邻里乡亲们说:“我去过北京了”。

变老的妻子,好矜持好本分好古典,不招摇不张扬不轻信。在二老离世、女儿出嫁、儿子当兵走后,家里只留下妻子一人,她支撑着积劳成疾的身子,像茆上崖畔的一株苦菜,有雨无雨也生、土厚土薄也长,自自然然、平平淡淡、倔倔强强。

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,妻子说我回家像住店,对家没责任,开始称我“敌人”。邻里乡亲不解,妻子让我扪心自问给予解释。

2014年,我将自己二十多年来征集、挖掘、抢救到的晋绥抗日根据地抗战资料置于给儿子准备娶媳妇的新房内,改装、布展成“晋绥文史馆”,向社会免费开放。这无意中又给妻子增添了一份很大的负担,每天打扫与接待前来学习、参观、资料查阅的客人们。

劳累变老的妻子,近年来腰椎疼痛越来越严重,影响到了正常行走。2017年5月,在女儿和儿子的催促下,抬着妻子在市医院做了腰椎手术。

当女儿从手术室推出刚做完手术的妻子时,麻醉药还未过去,一脸苍白的妻子却笑着说:“敌人这回可该轮到你伺候我了”。

“敌人,这回可该轮到你伺候我了”。对妻子来说,也许是用劳累换来的荣耀。而对我来说,却是一种没尽到责任的惩罚。

双眼湿润中的我,说不出、讲不出任何话来。

是的,做晋绥抗日根据地抗战资料征集、挖掘、抢救与红色基因传承,举全家之力、倾其所有,足迹踏遍吕梁山、管涔山、洪涛山、大青山,跑遍大半个中国,花钱雇人创办刊物、创办网站,为了这项没有回报的事业,没日没夜地投入了自己、搭上了全家。而腾不出一点时间来关爱妻子、拿不回一分钱来支撑这个家庭。

出院回村后,妻子让我准备好一个星期的吃喝,打好一个星期的用水……还是说:“敌人,你那事忙,你走吧,我能自己照顾自己”。

就这样,妻子仍然担负着这个家的担子。

其实,没有人逼着我这样做,我是自愿的。当然,二十年来,接触过上千位陕甘宁晋绥老同志,我在他们的嘱咐中,接受了他们的厚望。

可是,妻子的腰椎手术还没有痊愈,就在这2018年元月19日,因一个人咸一顿淡一顿饮食不好造成骨质疏松的妻子,在打扫卫生时不慎摔倒,脚骨断三处,又一次进入手术室。两个半小时手术出来后,妻子还是笑着说:“敌人,又得你伺候我了。也许,站不起来得你天天伺候我了”。

我满含泪水说:“不怕,好赖还有个我呢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等你好起来,敌人背着你去旅行”!

文:郝文俊

文章来源: 责任编辑:admin

版权声明:
۞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法治周刊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法治周刊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۞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