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治周刊首页 > 健康 > 健康养生
投稿

桑植有棵摇钱树

2019-01-16 16:17:32 来源: 作者: 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文/谢德才

车子好像长得有耳朵且相当灵敏,当它听到山上传来的歌声,立马熄火。这时,车还在桑植县五道水镇的高家坪的山腰上。

歌声,雄浑,渗透着一种让人颤栗的美感:地是刮金板啦,山是万宝山呢,树是摇钱树,人是活神仙……

青钱柳生长在桑植县五道水镇境内海拔1120米的尖峰山上,与青山、云雾为伴,以清风、明月为侣。

这首歌唱完,车子的马达立即恢复吼的状态,一个劲地往山顶上爬。

这首歌,我对它的印象不错,毕竟我曾听过它,也学唱过它,歌词写得接地气又比较形象。词意,我懂,可惜我一直没见到这棵树的踪影。今天,往山里去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与这棵树来一个美丽的约会。

上山,坪在无声无息中冒了出来,那些庄稼长得绿油,树木也很葱郁,漂亮的新房站得有板有眼。过份挑剔环境的一些小鸟一脑撞上这里的空气,像碰见春天,东飞飞,西飘飘,惬意极了,即使你想赶走它们,它们也不会离开好远。这时的我,也同鸟儿们一样感受着这里的美丽、清新与宁静。

一个农夫牵着一头牛轻步向我走来。他长得不难看,嘴边的一颗痣,豆大。他的嘴里,还叼着一支喇叭筒烟,悠悠地抽着。

我跟他讲,他张着耳朵听。听后,把烟头踩熄;牛绳往树桩上一挂,说走就走,给我带起路来。

他不仅会抽烟,而且会说话。

他说他村里的姑娘个个水灵灵的,她们不愿嫁出山外,但,山脚下、城市里的漂亮姑娘又愿嫁到这山里来……

不知不觉,我们就到了那棵摇钱树边。他指着这棵摇钱树说:“摇钱树,杈杈杈,杈上长了若个芽;摇一摇,开金花,村民富裕全靠它……”

看到这棵世界上稀有的摇钱树,我跟写文章一样,感觉自然流露,便有拥抱的冲动,但又怕它拒绝。片刻,微风拂面,树叶点头示意。我趁此机会,触着它,抚摸着它的肌肤,魅力无比。

它的腰,壮实。粗壮的树杆四个成年人手牵手才能抱拢。硕大的树冠像把巨伞遮掩大半个山头。它的枝叶如柳,美丽而多姿。果实一吊吊的,宛如金铜钱。从当年秋天到次年的夏天,风一吹,枝叶摇曳,那声音如这河里“哗哗哗”的流水声,仿佛这山里“铛铛铛”的牛羊声,也好像山里人“嗬嗬嗬”的笑声。

当地有个美丽的传说,一个叫清韵的和尚在这山上修了一座庙。这庙起名为尖峰山寺。他用这树叶煮茶给前来人喝。发现,一杯下肚,神清气爽,疲劳全抛。渐渐地,庙里的香火越来越旺。不知过了多年,尖峰山下的几个村庄,家家户户鸡不叫,狗不咬,女人拉不出屎尿。当地人赶紧请来巫师帮忙。有名的巫师认为是尖锋山的庙与那棵大树作怪,压倒下游龙头的风水,便带上一帮人冲上尖锋山,拆庙。正要动手,天空突然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雷电像一团团的火球炸响着。众人惊恐,不敢动弹。这时,清韵大师高呼:“天意不可违,庙宇不可拆……

这棵树,又名青钱柳,是一种珍贵的树种。

当年,贺龙率部队在土地垭战役时,队员受伤,找不到药,一个土郎中爬上这棵树抓几匹叶子给伤员洗冼伤口,再也不痛。当地人扯下叶子往水壶里一塞,几瓢水一灌,一煮,茶水就叽叽咕咕地笑出声来。人们一喝,疾病没了,干劲来了,连一些七八十岁人的身子都硬朗得很。

这棵树,枝繁叶茂。一个枝头上的叶子,百担箩筐挑不尽;一个枝头上的果子,百个背篓也背不完。

这树,喜欢这里的山,喜欢这里的水,更喜欢这里的土地,因为它们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。

而今,这样的树,漫山遍野。它们都很尊敬那棵古老的大树,并以它为榜样,不惧严寒,不怕暴风雨雪,不屈不挠地生长着,构筑成一道道靓丽的风景。

为了使青钱柳树叶有一个很好的归宿,大山里建起一个“高山怡韵”茶厂,生产起尖峰神叶青钱柳茶。

返山,山沟里又唱起了“地是刮金板啦,山是万宝山呢,树是摇钱树,人是活神仙……”这首歌,声音清脆。我猜想,这歌手肯定喝过尖峰神叶青钱柳茶。我听着听着,想起了作家三毛曾说过的一句话:“如果有来生,我愿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伤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沐浴阳光……”

作者简介:

谢德才 男 ,土家族。现任张家界市桑植县委宣传部副部长。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毛泽东文学院第三届学员。2004年毕业于鲁迅文学院第28期文学创作研修班。作品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湖南文学》《红豆》《散文百家》《天津文学》《散文世界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散文海外版》《美文》《中国作家》等50多家报刊,共发表文学作品达50余万字。作品入选《世纪散文选》《中学语文同步教材》《全国百人百篇散文选》《全国百家散文选》《2008中国散文年选》连续六年入选《中国散文排行榜》《百年名家散文选》等20多种选本;作品多次在国家、省、市级获奖;多篇文章入选江西、湖南、安徽、浙江等省、市初中、高中学生语文模拟考卷及省级招聘中小学教师语文考卷。

来源:谢德才 直播张家界(公众号)

文章来源: 责任编辑:admin

版权声明:
۞凡注明来源为“法治周刊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法治周刊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۞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